首页 >> 临时演员 >>租临时演员 >> 上海租父母分享:母亲是怎样炼成的
详细内容

上海租父母分享:母亲是怎样炼成的

上海租父母分享:母亲是怎样炼成的

早上六点,梦好像还没有做完,迷糊之中有点清醒起来。今天虽是周六,可想到我还要照常上班,女儿不能机洗的雪白校服、昨晚的袜子和那件纯白短袖体恤都还没有洗,整个房间因为上班而没有时间收拾,我还是匆忙地爬了起来……

拖完地投完拖把,一看表,与平时出发的时间已过了二分钟,慌忙甩掉脱鞋,抓起包就往外往跑去。因为是星期六,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悠悠闲闲,我管不上这些,只是拼命地跑着……就这样,我的一天又开始了。

十三年前,我从没想过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不但我没想到,我的父母姐妹、所有的同学朋友好像都有些想不到。很久没见的同学碰到了,大家自然都说到孩子,可当我说起孩子时,闲聊的几个同学都惊讶地指着我说:你也能当妈妈?那谁照顾你呀?!


我从小体弱多病,而且瘦弱无力(当然现在长得是相当强壮,完全一幅标准妈妈的样子)。上学时我从未参加过任何重体力的劳动,比如大扫除扫操场擦窗户等;在家里我更是什么家务都没做过。结婚时没买任何餐具,因为没想过做饭。半年后,在我的强烈坚持下备置齐全了锅碗瓢盆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做饭。母亲说新铁锅要先烧肉,那就买来几斤大肉,切成大块,烧。没过多久,一股浓重的焦糊味就飘满了房间,跑到厨房一看,锅里是浓烟滚滚。慌忙中不知道怎么关了火,打开锅盖,原本红白相间的大肉根本找不到了,锅里一层粘得牢固的焦碳。我都快要哭了,怎么会是这样?

那层焦碳怎么撬也下不来,无奈,我连锅一块儿提到母亲那儿,埋怨她没给我说清烧肉的要诀。母亲更是哭笑不得,说我是典型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哼哼,她实在没想到我会傻成这样。第一次烧肉,肉没吃上,锅也报废了。

从那时起做饭一度让我很是头痛。还有一件我头痛的大事,那就是洗衣服。多搓几双袜子,我的双臂就没有了知觉,甚至找不到它们的存在。如果再搓点什么大一些的衣物,我的手掌靠近手腕的部份和几个指背都会像针扎般地痛,一痛就是几天……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我还是少女或初为人妇时。当我成为母亲的那天起,当有人叫我第一声“妈妈”时,当女儿天翻地覆地闹腾只要躺在我的怀里就会安静时,当我看到自己身上这种如同磁场般的强大力量时,一夜间我什么都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我基本可以做到色香味的统一,我要保证我的女儿爱吃,我要保证我的女儿健康强壮(她小的时候真很健康很强壮);一件偌大的衣服,在我手间自由翻腾,三下五除二就干干净净了,我要我的女儿不一定穿得名贵新颖,但一定要得体干净;我的房间纵然在孩子很小时也是窗明几净井然有序,我要尽我的所能去让这个如此依赖我的生命生长在最舒适最温暖的环境里……哪怕在我最无力的时候,只要女儿甜甜的一声“妈妈”,我立刻就像被注入了新的能量,从头到脚又一次有了力量。

我只有一个孩子,我又能有多少劳累与辛苦?我突然想到我年迈的母亲,她又是经历了怎样的历炼,能够从年轻美丽娇小柔弱时将我们兄妹四人养大成人,到现在两鬓斑白步履不稳依然再为我们这个大家庭费心费力不断操劳。想想我曾经没道理的傻笨,不全都是母亲对我过于的痛爱吗?在我将爱向下传递的时候,我真的应该抬起头看看这个已经苍老无力已经需要照顾的母亲,这个在世界上给予我生命爱我疼我最多最无私的人。面对女儿,我想到母亲,想到母亲,心里不由得一阵愧疚。

上海租父母http://www.shlsyy.com/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618424958
- 广告合作
- 友链交换
广告合作 扫一扫